汇源前路未卜:34天6名高管辞职 内部管理层一换再换

转载 网络  2019-02-22 19:46:44  阅读 139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因违规贷款的问题,上市公司汇源果汁(1886.HK)已经停牌十个月,而港交所留给汇源内部核查的时间也只剩下十个月。按照汇源果汁此前发布的公告,该公司未能在2020年1月底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复牌条件,港交所将会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2月3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该公司行政总裁吴晓鹏、非执行董事阎焱请辞。这已是汇源果汁2019年以来发布的第四则人事任免公告。自2019年以来,34天时间里,包括吴晓鹏、阎焱在内,总共6位管理层先后请辞,离开汇源果汁。一位不愿具名的饮料企业人士向本报记者感叹:&ldq

因违规贷款的问题,上市公司汇源果汁(1886.HK)已经停牌十个月,而港交所留给汇源内部核查的时间也只剩下十个月。

按照汇源果汁此前发布的公告,该公司未能在2020年1月底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复牌条件,港交所将会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

2月3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该公司行政总裁吴晓鹏、非执行董事阎焱请辞。这已是汇源果汁2019年以来发布的第四则人事任免公告。自2019年以来,34天时间里,包括吴晓鹏、阎焱在内,总共6位管理层先后请辞,离开汇源果汁。一位不愿具名的饮料企业人士向本报记者感叹:“看来汇源果汁此次遇到的问题内部很难搞定。”“难搞的问题”是指汇源果汁关于违规贷款的内部审查,给出投资者、交易所一个交代。据该公司2月1日发布的进展,目前独立调查及内部监控审查仍在进行中。

从2018年4月3日至今,汇源果汁已停牌10月有余,这场由42.75亿元违规贷款引发的停牌风波,进入2019年并没有平息之势,反而余波阵阵。

已进行10个月的内部审查表面上并没有影响到市场终端。在?#33322;?#39278;料消费传统旺季,作为国内果汁行业老大,汇源果汁依然是超市消?#38414;?#35282;;2019?#26412;?#21355;视?#33322;?#26202;会上,汇源果汁也以指定饮品的身份高频次出镜,?#33322;?#33829;销并未缺位。

可是接下来,风平?#21496;?#30340;市场表现能?#20013;?#21527;?这才是众多投资者关心的问题。一部分?#34892;?#25237;资者还对于汇源果汁的业绩抱以希望,认为只要业绩好,就能解套;另一部分投资者的态度则是愤怒与担心,他们认为,无视交易所规定,挪用公司资金已暴露了汇源果汁内部管理漏洞,如今并不健全的管理层架构,很难让投资者乐观。

从现在算起,留给汇源果汁内部核查的时间也仅剩10个多月。

5个人的董事会

从汇源果汁停牌后来发布的上市公司公告来看,停牌这10个月,除了内部审查外,人事变更是汇源果汁绕不开的主题。2018年有首席财务官、行政总裁的重要任命,进入2019年后主要是高管辞职。

其中,行政总裁吴晓鹏的离开颇显意外,因为距他出任这一职位,仅过了半年。2018年7月16日,汇源果汁公布吴晓鹏为新任行政总裁,在公告中汇源果汁评价其“在内部控制、财务金融、企业管理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彼时的汇源果汁因为在没有申报交易所、没?#35874;?#24471;股东批准的情况下,将42.75亿元贷款借给关联公司而遭遇交易所停牌已有3个月,并已在内部启动了调查。

这位临危受命的行政总裁未能力挽狂?#20581;?#27719;源果汁在公告中称,吴晓鹏的辞职是出于个人事业发展计划的考虑。

与吴晓鹏不同,在汇源果汁担任多年非执行董事的阎焱则是带着不满提出的辞职。

阎焱是汇源果汁的股东,2010年加入了汇源果汁董事会,他持有汇源果汁225,170,501股份。阎焱公开表示了辞职理由:在向董事会提出有关相关贷款问题近一年后,有关问题仍然不明?#38750;?#23578;未解决。在这种情况下,阎焱认为,作为非执行董事,他能力有限,因而辞任。

和阎焱一样,2019年1月10日非执行董事许清流同样因为贷款事宜提出辞职,许清流是汇源果汁可换债券持有人的唯一股东,他关注到汇源果汁及其管理层在向他提供有关相关贷款或公司一般事物的资料时欠缺主动,从而影响到了其履行董事职责,因而选择辞职。许清流是亲?#36164;?#21697;的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担任非执行董事也仅一年。

除了以上三人之外,执行董事崔现国、独立非执行董事赵亚力、独立非执行董事?#22909;?#26480;也都在2019年开年后先后离开了汇源果汁。

目前,汇源果汁的董事会只剩下5人:主席朱新礼、执行董事朱圣琴、执行董事鞠新艳以及独立非执行董事宋全厚、王巍。执行董事中,朱圣琴为朱新礼之女;38岁的鞠新艳也是汇源果汁的“老人”,2001年11月加入汇源,曾任总裁办副主任、工厂总经理、大区总经理及副总裁等多个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汇源果汁目前董事会独立非执行董事人数、财务管理及审核委员会人员人数均低于上市公司规定的最少人数、财务管理及审核委员会主席、行政总裁等职位也出现空缺。

汇源果汁密集的人事辞别,已经不是第一次。2014年8月,汇源果汁公布任职仅一年的行政总裁苏盈福辞职。?#27704;?#38182;记等知名快消企?#24213;?#20986;来的苏盈福肩负汇源果汁“去?#26131;?#21270;”的重任。彼时朱新礼曾表态:“哪怕汇源被我新招来的人折腾死了,我也认”。

有朱新礼的兜底,职业经理人苏盈福很快烧起了“三把火”:?#36820;?#20102;所有事业部、解散了七个特区、重新划分市场、要求销售人员砍掉营销利润的环节……但大?#29420;?#26023;的改革进行一半就结束了。

此后,汇源果汁的行政总裁一职花落汇源果汁“元老”于洪莉手中,与此同时,朱新礼之女朱圣琴、元老崔现国同时成为执行董事,朱新礼?#26131;?#20877;回归。这也被外界解读为,汇源果汁“去?#26131;?#21270;”的革 命半途而废。

直到2018年,又一位职业经理人吴晓鹏空?#25285;?#20294;“三把火”还没烧起来,他就选择了离开。

暗流涌动

在停牌期间,汇源果汁对外称,公司运营正常。?#33322;?#25918;假期间,本报记者走访?#26412;?#22810;个超市、便利店,销售人员并未发现汇源果汁相关产品的供应有异常。不过,多位销售人员也透露,由于饮料种类丰富,果汁产品的销量远不及前些年。

在国内饮料江湖,同宗庆后一样,?#36164;?#36215;家的朱新礼也是一位标杆性人物。借改革开放的东风,1992年朱新礼辞去公职,创办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次年汇源的第一批浓缩苹果汁生产出来了,从此“汇源”这个品牌就成为了果汁品类的代表,常年占据果汁市场半壁江?#20581;?/p>

相比平静的市场终端,在停牌这10个月,经销商们一直提心吊胆,“就怕政策又有变化,这不就更乱了,”一位来自陕西的经销商向本报坦言。

事实上,不只是停牌这10个月,在过去10年间,“动荡”也是汇源果汁留给外界的印象。现任山东温和酒业集团总经理肖竹青曾是汇源果汁员工,在他看来,“动荡”是从2008年真正开始的。

2008年,国际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向汇源果汁伸出了橄榄枝——以179.2亿港元的总金额?#23637;?#27719;源果汁,每股12.2港元,这已是汇源果汁发行价的2倍。朱新礼当时选择“卖出”,所以他遣散?#21496;?#22823;多数的销售团队和工作人员。但遗憾的是,最?#29031;?#26729;?#23637;?#26696;遭到商务部的否决。

此后,汇源果汁内部的管理层一换再换。肖竹青坦言:“换一批领?#23395;?#31561;于更换一管理模?#20581;?#25442;一批经销商、换一批员工?#28216;椋?#36825;对于汇源果汁的市场基础造成了伤害”。

根据统计,2014年汇源果汁出现亏损,全年净利润-1.27亿元;2015年亏损额扩至-2.29亿元。如果刨去政府补贴和资产出售带来的收益,汇源果汁的亏损会出现得更早。

为了应对业绩疲软,近年汇源果汁内部调整频繁。除了产品的多元化探索之外,销售体系的重建也是一方面。汇源果汁曾在2014年的财报中披露了这样一个信息:“2014年整年汇源在全国实现了超过1000家营业所的网络布局,充实一线员工,打造零售终端。”

汇源果汁曾试图用直销的模式?#21019;?#28608;终端销售。但是这一模式是否真正起效?

在位于顺义区北小营镇汇源集团原总部门口常年摆放着一处饮料摊位。2018年10月底,本报记者实地走访时,该摊位工作人员介绍,她之前的工作单位是汇源下属的营业所,目前营业所都已?#25442;?#20837;到万盟汇达。“如果想卖饮料,可?#28304;?#19975;盟汇达直接进货”。该工作人员介绍,除了代理汇源自己的产品之外,万盟汇达也会承接其他品牌的销售,?#24189;持?#24847;义上?#25285;?#36825;相当于汇源的经销商,不过相比其他经销商,万盟汇达拿到的货品和成本价格更胜一筹。

在摊位的?#21592;擼?#20415;是挂有万盟汇达牌匾的超市。超市内,摆放最多的是汇源品牌的产品。超市内生活?#19994;?#21306;域,挂有“飞利浦照明”的导购牌,但是并未摆放任何产品;汇源果汁体验区也?#24378;?#26080;一人,桌椅被随意摆放,已落满?#39029;盡?/p>

根据启信宝信息,?#26412;?#19975;盟汇达商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法人股东正是?#26412;?#27719;源饮料,即向上市公司借款的关联公司。上述不愿具名的饮料企业人士向本报分析,直销体系本身会耗费大量的资金和人力,目前该体系不属于上市公司,这也减轻了上市公司的负担。“汇源果汁的直销最开始的设想是为了补缺,但是在执行过程中,一些地方出现了偏差,与传统经销商体系有了一定的冲突。”在食品饮料行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在整个汇源的体系中,直销的矛盾依然存在。

前路未卜

汇源果汁内部政策变数多、存在不合理性、管理无序,这是另一位曾供职汇源果汁的行业人士对于该公司的评价,在被问道如此评价的缘由是,他回答称:“山头文化”。

汇源果汁近些年也总被人们贴上“?#26131;?#24335;管理”的标签,在2018年违规贷款事件爆发后,质疑声越来越大。

汇源果汁2018年3?#36335;?#24067;的公告显示,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集?#29260;?#19979;的?#26412;?#27719;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26412;?#27719;源饮料”)借出了42.75亿贷款。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25216;?#25259;露的条款。

根据启信宝的信息,?#26412;?#27719;源饮料2001年成立,实?#22763;?#21046;人为朱新礼、法人代表、董事长为朱燕彤,朱新学、朱圣琴为公司董事。

虽然这笔贷款已被追回,且上市公司也拿到了相应的利息,但是港交所仍然要求汇源果汁内查。就汇源果汁调查进展、事件影响以及内部应对等问题,本报于1月24日向汇源果汁进行了提问,但截至发稿?#33489;?#26410;?#35874;?#22797;。

与汇源果汁向关联公司借款42.75亿元的大方形成对比的是压在其身上的债务压力。2018年4月,汇源果汁发布了未经审计的业绩报告。该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公司的负债总额已经达到114.02亿元。2016年底和2015年底,该公司的负债总额分别为99.95亿元和76.62亿元。

事实上,上市公司汇源果汁确实只是汇源集团偌大产业中的一份子而已。

汇源果汁停牌10个月期间,汇源集团在其他产业领域的投资并没有停止。根据汇源官网,目前汇源集?#29260;?#19979;拥有汇源农业、汇源果汁、汇源果业三大板块。其中汇源农业是朱新礼近年的“心头好”。官网信息显示,目前汇源农业已经在全国13个省市自治区规划建设了19个农业产业化园区,形成了种植、养?#22330;?#21830;贸物流、加工、?#25191;?#20892;业体验、旅游观光、休闲度假、养生?#28909;?#21512;一二三产业的多样性格局。

例如,2018年7月有公开消息称,汇源将在?#39047;?#24067;局康养小镇和果园基地建设,总投资将达到300亿元。

在谈及农业板块的运营状况时,一位曾在农业板块旗下电商平台供职的员工向本报记者用“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来形容,“至少电商至今未盈利”,毕竟农业是公认的投资大、回报周期长的产业,因而也无法反哺为上市公司。

相对于农业板块,汇源果汁确实已成熟。虽陷入泥潭,但是朱丹蓬透露:“很多公司对于汇源果汁还是很?#34892;?#36259;的。”

停牌之前,汇源果汁股价停在2.02港元,市值为53.97亿港元,这比该公司最高总市值175.15亿港元蒸发了120亿港元。2007年汇源果汁在港交所上市时发行价为6港元。可口可乐2008年提出?#23637;?#26102;的作价为12.2港元/股。

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可能被您的浏览器误拦截了!请添加www.ahggi.tw为白名单即?#19978;?#31034;全部内容

本文地址:http://www.ahggi.tw/index.php/post/28720.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24213;?#32773;个人观点,不代表无忧岛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38431;?#20998;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20849;?#24555;点抢沙发?